奇人中特网495555

精神病人持刀砍人 精神疾病并不是免死金牌

时间:2019-08-05 12:0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7月16日晚,深圳公安局宝安分局发布通报, 21时许,宝安区西乡金港华庭沃尔玛超市内,一名男子持菜刀砍人。目前,嫌疑人蒋某某已被抓获,该案造成2人死亡,9人受伤。 网络流传一张嫌疑人蒋某某的寻人启事,记者联系上了蒋某某的父亲。蒋某某父亲说出一个令人...

  7月16日晚,深圳公安局宝安分局发布通报, 21时许,宝安区西乡金港华庭沃尔玛超市内,一名男子持菜刀砍人。目前,嫌疑人蒋某某已被抓获,该案造成2人死亡,9人受伤。

  网络流传一张嫌疑人蒋某某的寻人启事,记者联系上了蒋某某的父亲。蒋某某父亲说出一个令人震惊的信息:其儿子一直都患有精神病,自三四年前出去打工后,他再未见过蒋某某。

  一群平和的老百姓下班后逛超市,购买家里的物品,砍杀突然降临。不幸被害者的家庭苦难无法抚平,受伤者的家庭也将一生带着无法磨灭的印记。更多在现场侥幸没有受伤的大众,目睹血腥场景之后,也要带着一辈子无法抹平的心灵阴影。

  最可恨的事情还在后面。如果确定嫌疑人属于精神病,尤其是犯案时确实无法控制自己精神状态的部分,嫌疑人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考虑到嫌疑人的家庭也不过是流落各地打工谋生的村民,即便受害人提出赔偿,打赢了民事诉讼,考虑到嫌疑人家庭毫无赔偿能力,赔偿责任也要变成一纸空文。

  2017年2月18日中午12时25分,武汉市武昌火车站附近,22岁的犯罪嫌疑人胡某,四川宣汉人,因口角纠纷,在一面馆门口持面馆菜刀,将面馆业主姚某头颅砍下。血案震惊社会。胡某此前就犯有精神病,而且伤害过其他人。去年12月份,胡某被家人送到了宣汉县的精神病医院住了一个多月,花了好几千块钱。此后,他的父亲、堂兄一起外出打工,胡某则自行游荡,直至酿出血案。

  这起血案后不久,2017年2月23日,在陕西绥德,62岁的精神病人白士高将47岁的女邻居及其6岁的女儿当街砍杀。这不是他第一次左岸,他上一次行凶是21年前,将妻子和4名未成年儿女砍杀。当年杀人后,白士高自剁双脚寻死。这一次,他疑似服毒,于事发当晚身亡。

  一年前的2016年5月18日,特区总站畅流开奖纪录,河南省信阳市浉河区吴家店镇石板村人何文六,疑似有精神病,连续打死路人2人,打伤4人。这起案件引起轰动,但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警惕。

  如同在之前的广东医生陈仲伟被疑似精神病人砍死,精神病人砍人话题,总能短暂的引发舆论广泛关注与讨论,但始终未能聚焦到问题的核心与解决方案。

  在杀人案件中,最终不负法律责任的主要是精神分裂症患者。而精神分裂症患者如果监护不慎,可能导致恶性杀人事件的出现。

  在英国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1996年—1999年凶杀案的调查发现,在1594凶杀犯中,tt533天线宝宝论坛有85例患有精神分裂症,占5.3%。1997年—2008年的凶杀案调查显示,5.8%犯人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或妄想障碍。

  俄罗斯楚瓦什共和国近30年有记载的4972例凶杀案研究发现,其中171例是由精神病患者实施,精神分裂症患者肇事率达3.4%。其中15例患者有重复凶杀行为,9例有多起凶杀案件。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市1997年—2005年435例杀人罪犯研究发现,其中38例鉴定为精神分裂症,占凶杀案件的8.7%。

  在一项对发达国家1973年—2006年凶杀案件的分析发现,精神分裂症患者在凶杀案件中的比例约为6.5%。

  国内学者黄兴兵的研究显示,1995年—2008年间,资料完整的精神分裂症暴力案件412例,其中凶杀案件146例,造成死亡141例。146例精神病犯中,无责任能力者131例,占凶杀案件的89.7%。

  从国内国外的数据可见,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凶杀行为不仅在其暴力案件中占较大比例,而且后果极其严重,危害性相当大,精神分裂症患者凶杀相关问题需引起全社会的重视。

  近年来国内有关精神疾病患者暴力作案行为的大量研究证实,辨认和控制能力损害的严重程度与精神症状的严重程度有关,主要是精神分裂症患者。

  一般认为,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暴力作案由于受幻觉、妄想、逻辑推理障碍和情感不协调等精神病性症状影响,往往缺乏现实动机,缺乏预谋准备,并且缺乏自我保护。精神分裂症患者多因妄想、幻觉支配,把被害者视为仇敌,伤害发生非常突然,且致死率高。精神分裂症伤害致死案件中,37%是妄想支配的。因此,在大多数司法鉴定案例中,被评为无责任能力。无责任能力也就无从承担刑事责任。

  当然,这里也不是要制造精神病人杀人的恐慌。精神病人杀人不负刑事责任,主要是无法控制自己行为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精神分裂症患者占人口的比例,和杀人案件中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比例相比,精神分裂症患者杀人的发生率更高。但是绝大多数情况下,精神病人,包括精神分裂症患者,依然是普通的公民,还是处于弱势的公民,需要得到社会的关注和救助。更多的杀人案件,还是有行为能力的人做出的行为。

  另一方面,精神病并非免死金牌。我国法律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定的,不负刑事责任。法定程序鉴定精神病人确认精神病人确实无法控制自己这一环节非常重要,一旦确认以后,如果监护人不愿意提供治疗,政府可以强行介入收治。在其他情况下,精神病人犯罪一样要面对法律的严惩。

  当然,国内确实出现过有争议的案件中,因为当事人被鉴定为精神病人而借此逃脱法律制裁的案例,这让大众对于精神病鉴定的权威性和正当性产生了怀疑。但是,在更多情况下,这个鉴定的严肃性不容置疑。相反,更需要警惕的是社会大众对于精神病人的排斥和歧视。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显示,目前中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我们的身边存在着大量的精神疾病患者。因为一些个案而造成对一个群体的歧视,这是不公正的行为。

  2015年10月10日,国家卫计委负责人在第24个世界精神卫生日上称,目前我国登记在册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有429.7万例。据统计,全国共有精神卫生专业机构1650家,精神科床位22.8万张,平均1.71张/万人口。相对来说,全球的平均水平为4.36张/万人口。

  这其中,很多是极为困难的社会,贫困率高,文化程度低,治疗依从性差,缺乏足够家庭和社会支持。由于精神疾病的治疗费用高、周期长、反复出现,不少家庭难以承担持续治疗的。加之精神疾病的床位不足,这一现状导致很多精神病人要么未经过正规诊断和治疗,未登记入册,纳入有关部门管护范畴,要么一些患者脱离了监护,成为流动的“危险分子”。精神病人的治疗救助现状不容乐观的背后,造成一部分精神病人成为潜在的“危险分子”。

  对精神病人的排斥和歧视,在各国社会中都有出现。早年,在国外也出现过将精神病人大规模集中安置的现象。但最终,集中安置并不能将所有的精神病人都甄别出来并且限制他们的行动,也就是没有能够预防和消除精神病人犯罪的现象。在刑事犯罪中,相当数量的精神病患者是出现了极端犯罪行为以后,才被检查出精神疾病问题。

  而由于精神病人被集中安置背后的思路,是漠视他们作为一个人的权利,甚至出现了虐待精神病人的问题,并且导致精神病人的病情更加严重。而全社会对于精神病人的歧视,营造对于精神病患者的偏见氛围,更容易激发精神病人产生极端的行为。最终,伴随着科学研究的进步,许多国家都调整了对精神病人的政策,开始重新反思精神病人权利的问题。我国也通过颁布《精神卫生法》,从更为人性的角度关注精神病人的问题。我国还通过中央补助地方卫生经费重性精神疾病管理治疗项目(686项目),建立医院社区一体的精神卫生服务体系。

  按照全国精神卫生工作规划,将符合条件的患者纳入医疗救助,免费提供基本服务,减轻患者家庭负担,这是防控精神病人危害社会秩序的政策层面。但另一个维度的问题也不容忽视,那就是监护人、社区人员的义务,精神病人是否及时得到正规治疗和有尊严的对待。目前看到的大量精神病人杀人案件中,往往是精神病人沦为“弃儿”,被家庭主动放弃,从而流落街头,精神病人得不到应有的关怀、监护与管控,变成整个社会的安全隐患。

  尤其是还出现过精神分裂症患者在街头流浪,遭到顽劣路人挑衅戏耍,从而激怒了精神分裂症患者,引发他的暴力行为。精神分裂症患者被监护人忽略,而社会又对他们充满恶意,诱发暴力行为,这是恶性循环的无妄之灾。

  最终,要减少精神病人,尤其是精神分裂症患者造成社会安全危害,首先还是国家层面的精神卫生服务进一步落实,通过社区帮扶结合,帮助到困难家庭能及时为精神分裂症患者提供医疗服务。

  另一方面,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家庭也不应放弃对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监护职责,避免精神分裂症患者脱离监护人的视线。

  对此,我们全社会都需要高度重视起来,避免成为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另外,导致极端事件的精神疾病患者并且不负法律责任的是少数,对此无需过渡恐慌。只要世界充满了爱,精神疾病患者并非洪水猛兽。他们依然是我们的同胞,我们更应该让每个人都正常起来,而不是让他们内心深处的野蛮被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