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人中特网495555

这种“蚊咬病”每年杀死50万人!为了灭它深圳人的路子有多野?

时间:2019-08-17 14:33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按蚊是蚊虫界的三大吸血家族之一,外号疟蚊,因为疟疾这种急性传染病,主要就是由它们叮咬传播的。 疟疾(俗称打摆子),至少3000多年前就开始在我国肆虐。时至今日,全球每年仍有2-3亿人感染疟疾,导致近50万人死亡,主要发生在非洲、东南亚等地区。 据新闻...

  按蚊是“蚊虫”界的三大吸血家族之一,外号“疟蚊”,因为疟疾这种急性传染病,主要就是由它们叮咬传播的。

  疟疾(俗称“打摆子”),至少3000多年前就开始在我国“肆虐”。时至今日,全球每年仍有2-3亿人感染疟疾,导致近50万人死亡,主要发生在非洲、东南亚等地区。

  据新闻报道,该女子最初只是感觉身体不适,头痛发烧,以为是感冒。6天后,病情加重,昏迷不醒,送去当地医院,被查出已是严重脑型疟,最终不治身亡。

  解放初期,宝安县(深圳市的前身)疟疾流行严重,1954年的发病率达到历史最高点(7602.8/10万),全县共发现1.4万多例疟疾,平均每100个人就有8人中招。

  当时晚上随手一抓,就能抓到三五只蚊子,现在的国贸周边,当时是一大片西洋菜地,每天在那里捞出的孑孓(蚊子的幼虫)就有5斤多。

  1983年,深圳的疟疾发病人数占了当时广东省大陆(不含海南)的60%,1984年全年发病总数高达7427例,比1979年的7例增加了一千多倍,而且病例主要分布在生产建设较快的特区管理线两侧。

  正在建设的大亚湾核电站也暴发了疟疾疫情。当时核电站的1号反应堆刚启动土建,黑龙江工人来了以后就感染上了,大部分都趴下了,全是“打摆子”,整个工程也被迫“趴窝”。

  然而,当时深圳全市只有20个懂“抗疟”的人(3名分管寄生虫的专业人员+17名基层防疫医生),他们要管的地方却有2000多平方公里辣么大!

  面对疟疾暴发,深圳市政府紧急应对,召开疟疾防控工作会议,喊出“要特区,不要疫区”的口号,立下了“一年控制,三年基本消灭疟疾”的“军令状”。

  当时的深圳还到处都是荒坡野岭,如今福田的CBD也只是一大片农田,成群结队出没的蚊子“个头大,毒性大,本领大”。

  蚊子找吃的不是用眼,而是靠“捕捉”人呼出的二氧化碳、散发的汗和热量。没错,“人味儿”才是它们的至爱。

  “为了抓蚊子鉴定,我们这些工作人员要到牛房、人房去捕蚊,我们捕蚊是怎么样呢?要把腿脚拉起来,穿着短裤,还要把上衣脱掉,然后两个人,一个人抓着吸蚊管,一个人给蚊来咬,用雪白的人体来诱蚊。”原深圳市卫生防疫站副主任医师郭鍟安回忆。

  我们进到牛房去抓蚊子,一呼吸就把干牛粪、尘土,都吸到嘴巴里面,也经常吸到脏东西,有时候蚊子也吸到嘴里,又腥又臭。

  通宵捕蚊回来,他们还不能回家睡觉,第二天一早还得“趁热打铁”,解剖蚊子,把蚊子放在解剖镜下面,把唾液腺和胃拉出来,然后染色,看看里面有没有疟原虫子孢子(蚊子是在咬人时,把携带的疟原虫传给人,再导致人体感染)。

  经过多年的蹲点和风餐露宿的调查,他们终于基本摸清,在深圳地区传播疟疾的,主要是这四种按蚊:嗜人按蚊、中华按蚊、微小按蚊、日月潭按蚊。

  抓蚊子的同时,卫生防疫工作者还要深入疫区做调查,给乡亲居民抽血体检,发放预防药品,喷洒驱蚊药物,用杀虫剂浸泡每家每户的蚊帐……

  “当时条件很差,下乡调查,都是骑单车、走山路,单位只有两辆摩托车,单车也不多,也就是四五辆。”深圳市福田区疾控中心主治医师庄厚雄回忆。

  为了打开每一扇门,工作人员想尽办法,白话、潮州话、湛江话、客家话轮流上,乡民终于被打动,主动开门接受采血检查。

  1984年-1989年间,深圳卫生防疫人员用菊酯类杀虫剂浸泡了70多万顶蚊帐,为110多万人带来防护。

  深圳市疾控中心主任医师高世同说:“这以后的工作分为两块走,一方面是做现场工作,另外一块就是搞科学研究。”

  经过了前后几年的研究,深圳的疟疾诊断研究先后获得广东省科技进步三等奖、深圳市科技进步二等奖,疟疾疫苗的研究也获得深圳市科技进步二等奖。

  如今的深圳人岁月静好,但非洲、香港管家婆玄机图中特。东南亚很多老百姓仍在“负重前行”,当地的疟疾一直处于高发态势。全球每年仍有2-3亿人感染疟疾,导致近50万人死亡。中国人前往这些疫区,一不小心就可能惹病上身,并带回中国。

  深圳市疾控中心统计,2019年1-4月,深圳就报告了6例恶性疟病例,全部为境外输入性病例,主要来自非洲的疟疾高发疫区。

  深圳是全国最大的口岸城市,一天最多曾有100.5万人次出入境,疟疾经口岸输入并引起深圳本地暴发流行的风险依然存在,疟疾防治工作一刻也不能放松。

  虽然30年前我们取得了‘抗疟’战斗的胜利,现在又提前完成了消除疟疾的目标,但我们要清醒地看到,我们仍然面临输入病例的防控任务,要继续完善疫情报告网络,加强蚊媒防治工作,真正实现长期、稳定消除疟疾。

  前往非洲、东南亚疟疾高度流行的国家或地区(包括肯尼亚、尼日利亚、莫桑比克、刚果金等),最好提前配备一定的疟疾防治药物(包括复方青蒿素片、哌喹片、氯喹、伯氨喹等)。

  如穿长袖衣服、涂抹防蚊油、睡觉时安放蚊帐。在蚊虫滋生繁殖旺盛季节,可采用灭蚊药水对居住地进行喷洒,或对蚊帐进行处理。

  在疟疾流行区生活期间或者离开后3个月内,如果出现发热症状,应高度怀疑疟疾,须立即就医,并主动告知医生疫区旅行史。